九黎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葱桶】|脉脉


occ注意

—————

隋文静喜欢精致的首饰,喜欢漂亮的礼裙,喜欢走起路来咔哒咔哒响的尖头高跟鞋。

和每个女孩子一样,隋文静也幻想过自己是个小公主,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和小姐妹们喝咖啡,然后会遇见一个很好很好的男孩子,把她当女儿宠,牵起她的手走完一生。

那时候隋文静还小,当她坐在队里的餐厅把这个远大志向告诉韩聪时,韩聪正戳着餐盘里的一片油菜叶,一脸的苦大仇深。

“哎我和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听啊?”隋文静推推他的手臂,气得嘴都鼓起来。

“听了听了——”韩聪猝不及防被推得身子一晃,慌乱着把手撑在身旁的座位上,“你想变成小公主呗~”

“可惜啊,没机会了,”隋文静少见的垂了眼,把两人的餐盘摞在一起端起来,“我先回去,下午训练你记着把我的手套拿来,上次落你那儿了。”

韩聪正喝着水,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

等隋文静再大一点,“变成小公主”的梦想早已被淡忘了,取而代之的是怎么把抛跳练得更漂亮,和怎样在节目里表演得更深情。

那时候她闲下来就会看一部叫《怦然心动》的电影,那种青涩懵懂又热烈美好的感觉她特别喜欢,也很期待。

可只限于期待。

都说触碰最能提升两个人的感情,作为舞伴,隋文静和韩聪相互触碰的次数早就已经数不清了。他们就像风筝和线,鱼和水,彼此构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可他们只能把这份逐渐升温的感情抛在脑后,在每日的触碰间靠近、再靠近那个运动员最渴望到达的顶点。

比赛场上,隋文静抬头去对韩聪的眼睛,少年的眼睛像一汪深潭,清澈地映出她的影子———太多次了,他的眼底从来只有她一个女孩子。

微皱的眉,深沉的眼,含笑的唇,还有紧箍在自己腰后的手……隋文静突然就明白了电影里朱莉着迷于布莱斯的原因———

是心动。

她知道他们是相爱的,不是那种带着情|欲的世俗的爱,而是因为有了对方才完整的爱,是那种无条件的支持与相信,是不管发生什么永远坚定地跟随,是彼此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舞伴。这种爱让他们相携登上一个个领奖台,让他们心甘情愿把未来和荣耀交与对方。


—————

隋文静被推入手术室的那一刻,韩聪几乎不能呼吸。

他重重地跌入医院的钢制椅,身体和椅背相撞,激起巨大的响声,在幽长的回廊中显得尤为刺耳。

怎么会呢?那个始终蹦蹦跳跳的小姑娘怎么就倒下了呢?怎么就有可能站不起来呢?

韩聪的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过着他们的回忆,哈尔滨雪季时她猛地把两个雪球塞进他冲锋衣的领子里;在冰上摔得那么重她就是不掉眼泪;别管之前怎么生气只要自己一把她背起来她就能笑得见牙不见眼;把她抱在怀里时那温软的触感;还有比赛过程中她抛给自己的那些迸着火花的眼神……

如果隋文静能挺过来,韩聪心说一定要带她逛最大的商场,给她买精致的首饰漂亮的礼裙,和走起路来咔哒咔哒响的尖头高跟鞋———苍了个天她脚上有伤高跟鞋暂且不能穿……接着要寸步不离地陪她做康复训练,直到有一天他能再把她高高地抛起来,看她完美地落到冰上,接收她写满“快夸我快夸我”的眼神。

如果她挺不过来……

在医院走廊里坐着的韩聪突然对着那扇紧闭的手术室门释然地笑起来

“隋文静如果不在冰场上了,韩聪就没有再存在在冰场的必要了。

“这辈子的舞伴只能是隋文静,

“再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孩子了。”

韩聪这样决绝地想。

幸好,隋文静撑过来了。



—————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和我说的你的远大志向是什么?”韩聪坐在隋文静的病床边给她削苹果,弯弯绕绕的苹果皮轻颤着垂得老长。

“啥啊?”隋文静刷微博,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他,“拿世界冠军?”

“不——是——”韩聪把最后一处果皮从果肉上剥离,一大圈苹果皮准确地落到垃圾桶里,再把它递到隋文静手里,“再想。”

“emmm……一夜暴富?”

“你这都想的啥?”

“……那就想不起来了。”

“不是说要当小公主吗?”韩聪把水果刀擦干净收好,轻巧地戳一下隋文静的额头,“你当时知道这实现不了还老大不高兴的,嘴撅得能挂一排油瓶呢——”

听出韩聪故意拉长的尾音里蕴含的调侃,隋文静略窘地呼噜着自己的后脑勺:“这不是曾经年少爱追梦吗……”

说着就把手里把啃掉几口的苹果汪他那儿递,想拿吃的堵他的嘴。

韩聪就着隋文静的手咬下一口苹果,把它嚼得咔嚓咔嚓响。

“说真的啊,”韩聪咽掉嘴里的果肉,迅速摆出队里开会时才用的严肃表情,“你就是小公主。”

“啥意思啊?”

“就是说,”韩聪直直地看着她,“你是小公主,在冰场上是,在我眼里也是,最珍贵最宝贝的小公主。”

隋文静当即傻愣在病床上。

“你你你你你——”

韩聪忽略掉她暂时的结巴,拍拍床边站起来:“我去把咱之前的比赛视频拷出来,一会儿一起看,别忘了跳跃的感觉。”

听得她懵懵的“嗯”了一声,韩聪好心情地揉一把她头顶软软的头发,而后转身走到门边开门出去,还贴心地把门带上。

隋文静坐在病床上,听见他的脚步声慢慢变小至消失,突然把脑袋埋在被子里,以掩饰自己红到耳根的脸

——而后就听见自己掩饰不住的笑声。

真高兴啊~



—————

花苞总有一天会绽放,他们总有一天会拿到世界冠军。

脉脉的感情也总有一天会生长蔓延,最后皆大欢喜。

等着看吧。

———————END———————

深夜码文
期待评论

疑惑

就……记得有个太太写过一篇连载叫《花天酒地》,太太是叫山山似五吧……为什么找不到了啊?是删掉了吗?这篇超好看啊……

【葱桶】|我也不知道是个啥名

occ注意




“以后,她就是你的搭档了。韩聪你也多照顾一点。”

队里的教练把还没到他腰高的小姑娘轻轻一推,送到一脸蒙的韩聪面前。

小姑娘在作训服外套了件白色的羽绒衣,眉眼弯弯地鞠躬:“你好,我叫隋文静。”

韩聪把人扶起来,仔细消化掉教练的话,随即明白眼前的白团团是自己的双人滑搭档。看着小姑娘把半张脸埋进羽绒衣领,韩聪抿抿嘴,颤着嗓子开口:

“你好,我叫韩聪。”

后来隋文静问他为什么颤嗓,他像当时一样抿抿嘴:“天冷,冻、冻的。”

—————

正式成了搭档后,隋文静迅速地从一个白团团小姑娘进化成优秀的舞者,韩聪身上的肌肉正一天天变得坚实又有力量,足够抛起隋文静的身体,也足够稳稳地将她接在怀里。

“想想你小时候,多可爱呀。”韩聪帮隋文静揉着小腿,手心的触感温暖又紧实,“现在都变成桶了。”

“胡说!我照样可爱~”隋文静冲他翻个大大的白眼,“我可是冰上的仙女~”

“是是是你是仙女——”韩聪把她的另一条腿抬起来,换了个姿势蹲着,“那敢问小隋同学对自己日渐圆润的身材有何看法?”

“哎呦韩聪你烦死了!”

—————

这已经是隋文静第四次摔到冰上了。

韩聪从不远处飞快地滑近,伸手一把把她捞起来:“怎么又摔了?疼不疼?”

“……”

看隋文静一直低着头,韩聪心说怕是摔得恨了,这就要把她架出冰场,却发现她拽着自己的手腕不肯起来。他也没强求,干脆陪她坐在冰上,安静地等她开口。

“……聪哥,怎么办啊,这个动作我还是不会。”

小姑娘鼻子红红的,使劲皱着眉,看得韩聪脑仁儿一阵疼,就怕她把眉头拧断了。

“没事儿没事儿,”韩聪揽过她的肩膀,安慰地拍拍,“不是还有哥吗,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学会。你就是太心急了,我扶你去旁边歇会儿。”说着就把人抱起来站好,而后牵着她滑出冰场。

“聪哥……”

“嗯?”

“……刚才真的挺疼的。”

—————

后来,他们站到最高的领奖台上,两个人激动地抱成一团。隋文静把脸埋在韩聪胸口,几乎泣不成声。

“丫头,我们赢了。”韩聪靠着她的脖颈轻声说。

“聪哥……谢谢你……”隋文静的声音闷闷地传到他耳边,“我真高兴。”

韩聪拍拍她的背,又揉揉她的头,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来两人的初见。真快啊……当年的小姑娘都成为世界冠军了。

我的小公主,真高兴能陪你长大。



—————END—————


求你们了,去结婚吧。






【小心思】

我喜欢你
我脑子里都是你

灯一亮,我最英俊的小罗密欧就站在冰上。

手书
他太好了
喜欢柚子好几年了,他一直是我精神支柱
柚子,羽生选手,加油!

颜狗强行拉郎

突然萌上一对毒cp……迪丽热巴+赵天宇,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看到热热给赵天宇打电话的视频萌吐血的?妈呀热热的小奶音和赵天宇暴露迷弟属性手足无措快厥过去的状态简直不能太美好!内心yy不止!
啊我死了!

我的登陆界面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jiuli540/292214543
点击预览

手绘小姐姐,然而我技术太不精,小姐姐最好看了!